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国际研讨会举行专家力挺涉港国安立法

中新社深圳6月15日电 (索有为 蔡敏婕)全国港澳研究会15日在深圳举办“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纪念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国际研讨会,与会的内地和香港、澳门专家和学者认为,国家的统一、领土完整与香港的繁荣稳定相辅相成。国家安全关乎的是整个国家的利益,维护国家安全必须由中央担起这个责任,地方要配合中央。

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和内地、香港、澳门以及来自俄罗斯、英国、德国、西班牙、印度的近200位专家学者参加。因新冠肺炎疫情原因,香港、澳门和外国专家学者通过视频连线的形式进行研讨。

自去年以来,韩国经济一直增长乏力。今年1月,韩国出口额同比减少6.1%,出口连续14个月下滑。2月前20天,日均出口额同比减少9.3%。在韩国疫情暴发前,受中国疫情影响,韩国现代、起亚等车企已出现零部件供货问题,多个工厂陷入停摆。

德国名记法尔克的评论区已经吵开了

晴矢:去年11、12月我们开始接广告,总计大二十万吧。但后面疫情,一下子把我们的整体节奏打乱了。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介绍,自26日16时至27日16时,新增505个确诊病例,累计确诊达1766例,累计死亡13例。这是韩国疫情自2月19日呈扩散趋势以来,单日新增病例首次超过500例。

见实:做自媒体这么多年再转战到抖音,从内容创业者的角度应该认清什么关键?

晴矢:对。因为做抖音号,我们还是之前公众号思路,先做粉丝,等粉丝起来,广告主自己就会来找合作。所以,那个时候选择了一条做粉丝最快的类型账号。

晴矢:之前我一直有个思维,“就是别人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但后面发现,还是有点难的。因为对编导的创新要求特别高。

与会外国专家介绍了各自国家维护国家统一、防止国家分裂的经验。他们表示,一些国家质疑中方推进有关立法的必要性,充分反映了这些国家对去年香港暴力事件的漠视和回避。

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王振民称,香港回归23年来,中央很少就香港维护国家安全事宜实施立法、释法,更没有执法和司法,实际上把维护国家安全主要责任“拜托”给了香港特区。然而,香港至今没有完成基本法第23条立法,使得香港内部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长期处于“不设防”状态。在国家安全遭遇重大、清晰、现实威胁并已经造成严重损害情况下,从国家层面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不仅不是“一国两制”的终结,更不是香港的末日,而是“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的发展完善,是香港年轻人未来所系。

晴矢:我们大多是剧情类账号,内容质量还可以。剧情类账号,在抖音上最大的特点是,虽然转化率不是特别高,但整体数据非常好。所以,如果我们做到头部是可以盈利的。但头部要求单个账号就要有一千万粉丝的规模。

“全国人大提出国家安全方面的立法,是缘于香港特别行政区从2019年6月起一直持续到当年12月的极端暴力行为,其暴力的程度已经超出合理的警力所能管控的极限。”安东尼·卡蒂称,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特别行政区有责任通过国家安全相关立法,但香港当地的相关立法一直受到政治分歧的阻挠。需要指出的是,英国和美国在看待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有更多考量。(完)

晴矢:我觉得变化不是特别大,总体来说所有MCN的收入都在下滑,因为受疫情和大环境影响,原来有20%赚钱,80%亏钱,现在变成只有10%赚钱,90%亏钱。原来刚刚盈利的部分,现在也变成亏损了。MCN机构,可能马上会进入一个快速洗牌的阶段。

见实:只做了剧情类?

但是,抖音完全不一样,完全是公域流量生态,最后就一定会要求“内容为王”,同时,一定要持续地产出好的内容才可以。所以,如果内容不行,在公域流量追求粉丝的触达率是不现实的。

翻翻曼城的转出身价排名,你看蓝月军团什么时候高价卖出过核心成员?达尼洛的3700万欧元还是“作价”,内格雷多和伊赫纳乔这样的,转出身价居然名列前茅。不让萨内打破这个纪录?曼城完全干得出来。

见实:抖音多少个账号?粉丝量都是多大级别?

“4000万欧元?打发叫花子呢?这也太不尊重曼城了吧!真以为跟球员所谓谈妥了,就可以各种得寸进尺是吧?”

作者其他文章:点击进入作者专栏

赫内斯和鲁梅尼格并不喜欢这种模式,这也不是秘密,两位大佬说这事儿都不止一次,也撂下过不怎么好听的话。因此这次当拜仁遇上曼城,两队又拿出各自典型的作风时,大规模的争执也就难以避免了。这种事情并没有绝对的优劣或者对错,也很难去讲道理。

现在,我看到很多做公众号的人,不是做内容,而是流量拿过来后立马就可以变现,比如小说类的变现项目等,短期内的爆发非常厉害,收入也非常高。

指望老字号们接受曼城和巴黎?别逗了。既然如此,那也很难指望曼城和巴黎接受老字号们这一套,他们也知道不是愿意低头就能进这圈子的。那就各走各道呗,就像萨内这次转会,拜仁做得很拜仁,曼城做得很曼城。谈判可能还有得磨,但指望某一方大幅让步恐怕不现实。

见实:身为小的MCN机构,抖音上亏了500万,到底发生了什么?

(新浪体育 华迪维亚 专栏)

转会窗的这两股势力,怕是还要各走各的路

后面彻底转到比较重的剧情类方向,做了快两个月就把第一个100多万的账号做了出来。做的比较快,第一个爆款视频就涨了七八十万粉丝,再到后面才拓展了其他账号。

晴矢:去年10月就发现了,因为最大的账号做起来之后,就是接不到广告。我们就在考虑是不是单纯靠模仿,人设出了问题,后面才慢慢把人设的设定向“讨喜”的方向走,主要针对广告主的需求定位,再到后面女性化人设的角色就多了些。

晴矢:第一个阶段,尝试做段子类。刚开始团队没有经验,只是模仿别人,看一些比较热门的账号怎么做,看看能不能学习。段子类账号,做了大概两个月没做起来。

是的,人家拜仁就是可以租完J罗库蒂尼奥退货,然后在萨内这事儿上跟你曼城磨磨唧唧。德甲巨人有些事情可以通过人脉和吸引力就做成,能拿到所谓的“友情价”,直来直去的蓝月军团则很难。以这些咖位、理念和行事方式上的巨大不同,互相瞧不起乃至对喷实在太正常了。

其实这种争端,反映出的正是拜仁和曼城行事方式的不同。球员想走,合同只剩一年,买家趁机压价很正常,也不只有拜仁这么干。然而曼城既不是抵抗力不足的中小俱乐部,也不是和拜仁关系密切的老字号,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你担心他们亏,人家的想法却可能是——亏就亏!

不用说,与那些个老字号相比,巴黎和曼城根本就不属于他们的圈子。即便他们的战力和成绩有了显著提升,也还没有,或者说根本就不可能融进这个圈子里。老字号说土豪人傻钱多破坏市场,新贵说传统势力磨磨唧唧心机使尽。

拜仁两位大佬不怎么看得上曼城

一边借助与球员谈妥想要压价,另一边“宁死不屈”,会怼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的新闻和社交媒体板块,都能看到双方支持者们在此事上的针锋相对。

晴矢:也不是。如果越垂直不需要做到一千万,做个一百万就可以算是头部,比如美妆纯种草类的账号,两三百万就算头部。

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表示,近期韩国新冠肺炎病例增长,主要是因为社区传播,而非外来病例输入;在此情况下,韩方暂不扩大限制入境范围。

也就是说如果疫情没有发生,可能我们还有活着的机会。因为,我们预测3月广告的市场会回暖,基本能维持到去年12月的水平,4月广告的收入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每个月维持到10~20万的广告收入是没问题的。

最大的账号,其实有点运气的成分。但是,后面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发现团队难以做到持续产出有质量的的视频内容。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认为也是很多MCN机构面临的问题。

为什么非逼梅西大赛夺冠?看到老马眼泪你就会懂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邓中华称,虽然两地法律制度和司法体制存在较大的差别,但内地刑事法律制度所遵循的原则和香港相差不大,都包括实体法层面的罪刑法定、罪责刑相适应、法不溯及既往,以及程序法层面的程序公正、无罪推定、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辩护权等原则。

见实:接下来有新的创业方向了吗?还做内容?

来自英国的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安东尼·卡蒂表示,对于外部势力干涉香港内部事务的行为,中国采取一些反制措施是符合国际法的。

抖音上,要赚很多钱还是以“品牌广告”为主,效果广告不是特别多。所以就会造成一个问题,品牌广告主,还是喜欢数据特别好,剧本内容优质,总体制作水平都比较高的账号。因此,造成做抖音账号一定要做头部才能赚到钱。这是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联想到最近文章警告连连,如短鱼儿CEO张鑫说,在几万家MCN中,95%都无法挣到钱。火星文化CEO李浩和微播易CEO徐扬也给希望直播带货的企业提醒说,不仅专业人才缺口4000万,大部分短视频网红也无力直播带货。

见实:去年10月到现在,你了解到的MCN市场,变化大吗?

剧情类别还有很多细分,比如正能量、闺蜜、情侣类等等方向。所以,就会研究这些方向近期会比较火的,用户比较喜欢看,做一两个账号跑跑看。总体的思路就是借鉴那些比较有潜力的账号。

这些都是在火热环境下的部分冷静之音。或许有用,也或许在大家的炙热的眼光中很快消失不见。

皇马欧冠三连不如巴萨梦三?穆帅这番话你能懂吗

疫情持续恶化引发舆论对经济担忧。韩国中央银行韩国银行27日宣布,受疫情影响,将今年韩国经济增长率预期值下调至2.1%,比此前预期下降0.2%。

德国媒体这边说,拜仁和萨内已经谈妥了五年合约,看到了低价签下萨内的机会,并且提出4000万欧元作为基础报价。英媒则表示相比低价出售萨内,曼城乐意让他进入合约的最后一年,明年夏天免费走人也没关系,你拜仁今年要买就得满足要价。

但是,在抖音上剧情类账号对粉丝量的要求高,大多都是一千万到三千万之间起步,所以,剧情类账号做广告变现,对粉丝规模是有体量要求的。

见实:高质量内容的可持续性,创新难?

回到晴矢这来,在他萎靡地闷在家中几周后,终于提笔写了写自己的感受,将难受的情绪倾吐了出来,没想到意外刷屏,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

晴矢:去年8月份开始做抖音号,做了十几个,总的粉丝量是七百万,最大的号粉丝是180万,其他都是50万以上。

香港中文大学荣休讲座教授刘兆佳认为涉港国安立法为香港的长治久安创造良好条件,并进一步巩固和强化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贸易和服务中心的地位。

目前,1477例确诊病例集中在大邱和庆尚北道。首尔和釜山确诊病例近日有所上升,累计确诊者分别达56例和61例。韩国国防部表示,韩军确诊人数也增加,累计确诊15例。

终止联赛?利物浦得气成啥样 荷甲大乱!谁还敢学

晴矢:用户画像出了问题,因为那两条爆款视频带来的是,很多年纪偏大的中年男性用户,导致用户画像跟客户的需求匹配不上。

见实:抖音生态本身不适合剧情类账号接广告?

刘兆佳称,涉港国安法可以确保香港特别行政区能够在免受内外敌对势力的干扰下实行良好和有效管治。此外,还可以让学生和公众明了他们在维护国家安全上的责任,提升他们对国家民族的认识和认同、家国情怀,为在香港推进国民教育铺平道路。

随着疫情在韩国扩散,经济或受重创。近日,韩国三星电子公司、LG集团、SK集团等相继发布通告,宣布将延期招聘或缩小招聘规模,引发求职者担忧。韩国娱乐业也受到影响:本定于2月26日在韩国上映的《寄生虫》黑白版宣布推迟;多个偶像团体和影视公司宣布,将取消海外演唱会和拍摄计划。

见实:还有其他比较硬伤的挑战在哪儿?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介绍,仍在持续对“新天地教会”成员进行检测,预计近期确诊者还将增加。韩国疾病管理本部称,暂未发现病毒出现变异。

见实:在抖音生态一千万才能做到盈利,都是这个行情?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端洪称,中央主导、地方配合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普遍模式。“为什么在香港国家安全领域,有人抵制中央主导、地方配合模式呢?我想他们大概是抓住基本法第二十三条,以为这一条排除了中央的立法权和指挥权。由于习惯性的思维套路深深植根于香港社会,有人把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误解为一道禁隔中央的防火墙,这完全背离了国家安全的本义,掏空了‘一国’原则。”

抖音上的效果广告,好的也有。但效果广告好的,广告主大多会倾向投种草类账号,而且更倾向投数据比较稳定的。所以,刚开始在选择方向上可能就有点问题。

晴矢:还在研究吧,还没确定,但一定不会从内容的角度考虑做,而是从变现的角度考虑。

最终还是回到内容上,要求团队不停地研究新的内容。因为抖音用户的喜好,会不停地变化,而且变化的节奏特别快。新的爆款内容出来一些就要速度跟上,对团队挑战特别大。比如,很多号火的特别快,做到几百万粉丝很容易,但是,如果过一段时间还发同样的内容,就不行了。

晴矢:人很关键。做短视频一定要找到对的人,哪怕公司只有一个账号,内容、数据等各方面都特别好,凭这个账号公司就可以活下来。

你很快想到了,大巴黎肯定也干得出来。小罗2003年(2003年!)转会巴萨的费用依然可以排在队史转出榜第三,其他高价转出也基本上没有触及最核心的成员。近些年各队有意引进巴黎球员的转会传闻还少吗?然而法甲豪门就是软硬不吃,要么续约留队,要么免费走人。

见实:一共在抖音的广告收入是?

不过,显然大家不是奔着看热闹而来,相反,行业中是不是有什么大家忽略的麻烦?现在去做MCN、短视频、直播等,还能怎么避坑前行?晴矢闷在家中,有啥不一样的新思考?

曼城真没高价卖过什么大将

拜仁当然可以认为萨内只值4000万(大伤+合约剩一年),曼城也完全可以将这种报价一笑置之,没人规定合约剩一年就非得把球员卖掉。按说让球员合约到期自由走人是吃亏的,但曼城就信这套、就不放人,也有权利这样做。卡人没豪门气度?媒体旁敲侧击和压价就有气度了吗?

维拉蒂留下了,拉比奥自由身走人了,卡瓦尼、默尼耶和库尔扎瓦今年夏天合约到期,谈不妥那也会走人,反正是轻易不卖。内马尔和姆巴佩也敢耗到免签?这倒不知道,毕竟真这么做,那也实在太有气魄了。但如果要说谁最可能有这种气魄,除了大巴黎不做第二人想。

见实:大半年中,分了几个阶段做到这种程度?

见实:发现问题,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晴矢:微信和抖音根本的区别是,微信的效果广告会多一点。所以,在微信上的广告无论多少粉丝,都可以接到广告。有1万粉丝,转化率够好,哪怕广告费用不是很高,也是有广告的。但在抖音上完全不一样了。

泼冷水的人并非是外行或者新人,相反,这位创业者在过去内容行业吃到了充分红利。如晴矢告诉见实,仅在公号,他获得的收入就几千万人民币。后来,10多个大号又悉数卖出。

瓜帅不死板!能比穆帅还善变 克洛普凭啥不能学他

见实也第一时间约到晴矢,和他聊了长长长长的两个小时。很多问题估计正是你所关心,那么,就一起吧听听晴矢的反思。如下,一起Enjoy:

所以,我们再做新账号主要考虑两方面,第一能不能涨粉,第二粉丝用户画像大概是什么样的?这两个标准满足,才能够让广告主更加容易接受。但最终更要命的问题不是出在定位上,而是不能持续生产高质量的好内容上。

但韩国央行同时称,决定维持基准利率1.25%不变。央行表示,预判疫情不会长期持续,对韩国经济整体冲击是短期的,出口市场等有望在疫情平息后恢复增长。

再看买人。以直接豪砸内马尔超级解约金和五六千万买后卫不眨眼为标志,巴黎和曼城的画风也堪称特立独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谈好趁早,不行拉倒。豪门的转会肥皂剧啦,媒体攻势啦,明示暗示啦,这两家虽说不是一点没有,但你明显发现他们不属于这种做派。

“瞧把你们给得意的,他合同就剩一年了,你曼城还能卖给谁?谁急谁不急,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求你们别卖,到时候免签美滋滋,亏的还不是曼城?”

见实:最大账号接不到广告,原因在哪?

所以了。萨内这次的转会肥皂剧,又一次突出展现了曼城与老字号圈子的矛盾冲突。换句话说,巴萨租库蒂尼奥给拜仁这种交易,基本不可能在曼城身上发生。如那不勒斯主席德劳伦蒂斯所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拜仁可以租借J罗,而我们却被要求支付4200万欧元。”

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楠基近日称,预计此次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将超过五年前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完)

以曼城和巴黎的崛起方式,这种相互鄙视几乎是必然的。

萨内,一次典型的“冲突交易”

晴矢:我们原来以内容或流量思维做公众号,做到一定程度就搞不下去了。因为公众号理论上是一个2B的业务,收入来源于企业广告,天花板特别明显。即便是那些做得最好的公众号,我感觉盈利规模和其他行业相比,还是少了点。

新浪国际足球原创专栏:点击进入

但是对人的要求真的很高,如摄像、剧本、后期等能力都会要求特别高。不过,是否一定需要真人出镜的要求并不是特别高,只要和账号的人设匹配就可以。

晴矢:微信的模式比较简单,像我们这种比较暴力的变现方法,有粉丝就一定能赚。现在大家都说微信不好做,有足够多的粉丝,活跃度还可以就会有的赚。